• <xmp id="uuyuy"><table id="uuyuy"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uuyuy"><center id="uuyuy"></center></table>
    Esquire

    時尚造就先生
    先生定義時尚

    大衛·芬奇: 我想聽到人們為熒幕上的故事尖叫
    2021-12-21 15:30 來源:時尚先生網

    大衛·芬奇說:“我會喜歡能讓人覺得身臨其境的故事,喜歡成為它的一分子!

    大衛·芬奇愛折磨演員可是出了名的!渡缃痪W絡》的開場鏡頭拍了99次。在這場戲里,男主演杰西·艾森伯格被要求以普通人三倍語速與劇中女友交談,最終被對方甩掉。小羅伯特·唐尼更慘,拍《十二宮》時,他重拍幾十次也無法讓芬奇滿意,為了表達憤怒,唐尼干脆尿進一個罐子里,再把罐子丟在片場——芬奇接受一部八竿子打不著的紀錄片采訪時,揭露了這件事,敘述時始終帶著嘲弄的微笑。采訪芬奇也是一件相當有壓力的事,現場氣氛緊張?础断У膼廴恕肪椭,芬奇批判媒體的淺薄與匿名者的狂歡時,毫不仁慈,怎么狠怎么來。

    芬奇小時候跟喬治·盧卡斯做鄰居,立志從事電影事業之后,從工業光魔的一名特效師起步,接著成立公司拍攝MV,獲獎頗豐,但他接續雷德利·斯科特、詹姆斯·卡梅隆的珠玉前作,拍攝《異形3》,卻遭遇坎坷——沒有成型的劇本,無法調控團隊,放棄剪輯權,票房失利,差評。這是芬奇唯一一部拒絕署名的作品。他從此跟“愚蠢的電影公司高層”這個概念積怨,談不攏的都不強求。

    《異形3》三年后,《七宗罪》一鳴驚人,大衛·芬奇灰暗的世界觀在這部電影里展現得淋漓盡致,而且它迄今仍是芬奇全球票房最高的電影之一,僅次于《消失的愛人》以及大投入的《本杰明·巴頓奇事》。芬奇并不高產,只確保部部精品。他也不受奧斯卡待見(中國有些影迷為一些從來沒有得過奧斯卡獎的導演成立了一個NOSCAR聯盟,意思是“No Oscar”,包括他、諾蘭、昆汀和大衛·林奇),卻積累了一批忠誠的粉絲!恫珦艟銟凡俊犯浅蔀閏ult經典,長期排在IMDbtop250前10位。

    不過,貫穿大衛·芬奇電影生涯的核心矛盾,不是意識形態審查、創作危機,而是預算不夠。

    《社交網絡》預算給不到4000多萬不肯拍。索尼郵件泄露說明《喬布斯》也是因為錢沒談攏。兩部讓科幻迷血熱的《與拉瑪相會》和《海底兩萬里》都流產了。問起他最近為HBO籌備拍攝的電視劇《烏托邦》,也是同理擱淺,“沒有人知道接下來會怎樣。”這個話題不能再談。采訪結束一周后,媒體就紛紛宣告了它的“死亡”,透露芬奇已通知參與排練的主要演員解散,并且由于這部劇的版權在HBO手中,芬奇也無法將它帶走。

    在好萊塢的制片人中心制體系下,安全、聽話、用低預算解決問題的導演很多,但是風格成熟老練、精益求精,試圖用聲畫語言把一個故事一個想法拍透說透的人卻寥寥無幾。

    大衛·芬奇對準確、基調和節奏感的苛刻把握,嚇跑了一些人。但他很堅持。正如他所說,他一直努力工作,就是為了擁有更多話語權,以此來避免很多不必要的溝通。

    拍攝一部電影的時候,他必須確保每一分錢都要花在刀刃上,必須準備到極致:場景危不危險,有沒有數量驚人的大牌演員卷入,貴不貴等等。但讓他困擾的還不是這種問題,而是一些看上去很簡單的場景。因為人們越覺得理所當然的事,解釋起來越難。

    比如,如何表現兩個人一見鐘情的場景?

    “如果大家看了以后覺得,喔,就是這樣,然后呢?那我就會抓狂,我想要是再多三個星期來拍這場戲就好了。這種遺憾經常發生,因為你就算贏了比賽也未必是每一步都走對。”他說。

    還比如,拍《本杰明·巴頓奇事》的時候,在電影的最后部分,他靈機一動,決定加一組回顧巴頓人生歷程的蒙太奇,并且預想它能抖一個大包袱,可以控制觀眾的情感,不斷疊化、疊化、疊化。為實現這簡單的一刻,之前必須已經做足了準備——巴頓人生中的重要人物都在這組蒙太奇里依次出現。他也讓觀眾見識了驚人的特效——布拉德·皮特在片中飾演一個肉體逐漸返老還童、精神則從嬰兒走向衰老的奇特男人,為此芬奇運用特效,把皮特的頭和另一位替身演員的身體嫁接到了一起。

    在這個過程中,他時刻都要考慮場景怎么銜接,關鍵時刻講什么,前戲如何鋪墊,得明說出什么,什么又要隱瞞。不過最難的,還是處理看似簡單的事情——它必須能夠讓人們信服。這其中也有他自己逐漸變老的因素,如何創造出這種信服力,對他來說,這才是挑戰。“斯坦尼康啊、特效啊,對這些東西好像沒那么重視了,反而更為一些瑣碎的小場景費神。”

    還有拍攝《龍文身的女孩》的時候,他一直在尋找一個方式,把大家動起來,調動有天賦的演員,尋找到合適的秩序。比如在試鏡的時候,他們臨時給主演魯尼·馬拉增加了一場書里的強奸戲。在這場戲中,他注意到馬拉大腦的運作方式,如何把一些高度戲劇化的場景落在實處。后來拍攝時,他也一直在調動,讓馬拉學習騎摩托車,學習特殊的口音和講話方式,看到她把自己完全沉浸在故事里,變成她所飾演的那個龍文身女孩。

    影迷們追捧他的電影,特別是他影片的基調,獨特且鮮明。在芬奇看來,電影的基調是最難和團隊溝通的部分。“比如你跟某人說這里需要很嚇人,但每個人覺得嚇人的東西都不一樣。你說這里的基調需要很有趣,他也不會有概念,你說的有趣具體是要做什么。而且要想充分論證這個基調,哪怕你來來回回說到大家耳朵里去,也還是需要所有人在某一個特殊的時刻,都把自己的事做對。”

    但好在如今他已經有了一個穩固的幕后班底。有時候人手并不足,只是把大家聚集起來一起做事。他覺得,自己雖然沒有那種像點金術一般的凝聚團隊的能力,但好在團隊有一些能主宰自己內心小世界的人,他和他們相處得還不錯,大家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,有著特殊的目標,也可以安排好手頭的工作。當他需要他們的時候,他們就在那兒。他只需要提醒他們,上下文是什么樣,他們自然會關心人物性格的走向,關心想要呈現什么樣的效果,應該什么時候發招,如何來呈現這個效果。

    也正是因為這種堅持,芬奇吸引了像摩根·弗里曼、凱文·史派西、本·阿弗萊克這樣的大牌明星,成為好萊塢極少數可以享有最終剪輯權的導演之一。而公眾同樣熟悉的李安、諾蘭,對自己的影片還無法擁有如此全面的控制。

    只有打造一部電影這項工作令芬奇變得完全謙卑、折服,充滿敬畏。他布下種種精巧機關,并甘愿失去自我,成為電影的一個零部件。他尊重觀眾,號召觀眾與他一起扎入熒幕。“我會喜歡能讓人覺得身臨其境的故事,喜歡成為它的一分子。”——那就像是在和你說:“不要邁進那道門!”

    在紐約電影節做宣傳時,面對臺下一席觀眾,芬奇回憶起中學時候的打工經歷,好像開掛,他壓低聲音進行角色扮演,講起他隨手的小發明如何讓斯坦尼康發明人加勒特·布朗震驚,并因此得到了人生第一份正式工作。他講得眉飛色舞,觀眾就此中盅。

    芬奇的故事極少提供確定答案,無英雄,不媚俗,調子陰冷,幾乎符合現代生活的一切消極表征。雖然不會撫摸你,不會常常喂你驚喜,但能把失望、荒誕、罪惡刻畫入骨,對于求真的觀影者來說本身就是驚喜。締造社交網絡的億萬富翁陷入社交孤獨;連環殺手拖垮調查者的生活,終生逃逸;中產夫妻追逐婚姻中即將枯竭的激情,玩弄全世界于股掌之中。

    而最讓芬奇滿足的時刻,則是當他走進一家電影院,看到他設計好的橋段就在眼前,他期待這個橋段可以激發觀眾特定的反應,而人們的表現恰如他所想象的那樣。“這種情形是最讓我滿足的,也是給一個電影人最大的回報。”芬奇說,你想要聽到人們為熒幕上的故事尖叫,剛好就在那一刻,他們嚇得差點兒就從椅子上跳起來了,他們發出尖叫聲。“這樣我就會超滿足,這個聽起來可能有點兒蠢,但恰是這一刻,我明白我做到了。”

    至于票房,他沒有那么太在乎。他很清楚,人們蜂擁去看一部電影,是出于很多種原因,演員是很紅的明星,相關故事很瘋狂,或是周圍很多人在討論。不過,這都不是他能夠控制的,他只想盡可能講好自己的故事,讓觀眾可以在電影院里身臨其境,如同自身已經被抹去,可以不再為取票、停車之類的問題煩惱,直到他們徹底失去了自我。

    不過,即使芬奇在電影里構建了一個并不美好的社會,存在各種形式的暴力,危險潛伏近在咫尺,個體毫無安全感。芬奇卻說,這可不是我的生活。他的生活一直風平浪靜,沒什么危險。他只是要對你,對所有人,講一個精彩的故事。

    今日推薦

    點擊置頂 超短裙老师…好紧
  • <xmp id="uuyuy"><table id="uuyuy"></table>
  • <table id="uuyuy"><center id="uuyuy"></center></table>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